logo.png

欢迎订阅WayUp360博客,获取运营技巧及行业资讯!

Thanks for submitting!

美国华人医生新冠治疗全过程!生死一线,十几个日夜惊心动魄!

最近美国加州的疫情十分严重,州长宣布实施新的关停计划。一位在南加州医院工作的医生朋友告诉我们,她所工作的医院已经人满为患。她还发来了一篇短文,介绍一位姓吴老医生的治疗过程,据说是真人真事,转录于后供大家参考。 吴老医生所遇到的第一道坎是"医院病床不足,他不得不走“后门”才住进了医院。在医院住了十二天,他最后战胜了病毒,成功治愈。 根据吴老医生的叙述,医生采用的主要治疗手段是“血浆”和“瑞德西韦”,这两种方法的疗效至今仍存在争议,但是血浆对他产生了疗效。医院后来收到了“抗体鸡尾酒”,但是因为此药必须在感染早期内使用才有效,所以没有给他用。


2020年庚子岁末,我这位年近65 岁的老人终于面临世纪病毒被迫大战一场。感恩节前的一阵子新闻媒体天天争相报导Covid19 的疫苗研发成果似乎人类战胜病毒指日可待。


病毒流流传到美国、流传到全世界已快一年了,没有收场的迹象。美国虽有强大的军事、经济和科技力量可以战胜任何一支入侵的军队、却没有办法控制入侵的病毒,眼看川普要让出白宫、几十万人命归西天、经济重创。被病毒打得落花流水。西方国家的老百姓自由散漫多少年、对病毒的不重视是从总统到平头百姓、各级政府手中既没有足够的财力和人力也没有一令断是非的权利。让人戴一只口罩都是那么的难、被提高到「没自由、毋宁死」的地步。这是别人祖祖辈辈的活法、社交距离更是形同虚设、Party 照开、看俺帅哥州长就是一个例子、台前还在呼吁老百姓不要聚会、转过身几十个人偷偷开生日party、被媒体抓住爆光上电视、忙不迭的道歉。一个需要被严格控制的病毒来到了一个根本没有办法严格控制老百姓的国家其结果就是一场灾难!废话不多说 ,这就讲讲我的经历!


2020年 11月18-19 某天我不幸被一位同样享受着人身自由的“魔鬼“传播到可怕的病毒(同时间、同部门超过10人被传染)。


11月23日星期一 ,我开始发烧,次日自我检查确诊阳性,立刻自我隔离、睡觉、喝水吃退烧药。感恩节假期当然泡汤了。自我疗法效果并不明显,体温经常超过38.5 并伴有肌肉酸痛、干咳。氧分压尚保持在95%以上。五六天后仍旧没有消退的迹象让我觉得至少应该拍一张胸片看一下了,先打遍附近所有Urgent Care 诊所电话、没有一家愿意提供拍胸片,必须去ER。


11月28日晚上七点,一星期中第一次开车出门去了附近医院的急诊室、走进ER 被人用扫描体温计远远朝额骨头上蜻蜓点水地扫了一扫,告诉我没有发烧(这工具的精确性非常离谱)氧分压95%,大厅内间隔坐满了人,我被告知可能要等待长达10-14 小时才能看到医生,我觉得自己在冷板凳上根本不可能坐得了这么久,只能打道回府。


根据自己多年当急诊室医师的经验决定明天清晨三四点再来,那是一天中病人最少的时段。


11月29日凌晨四点,我戴上了自己的温度计和氧分压仪回到同一家ER,测出氧分压在90%上下。终于给了一瓶氧气让我慢慢吸氧并等待。等待期间一次一次被叫入抽血、做EKG 和拍胸片。上午八点半终于被收入ER 观察室。诊断典型Covid 肺炎,两侧肺下部肺炎、左边更加严重。吸氧增加到每分钟4L,人感觉不舒服,氧分压不稳定。上午见着了肺科和传染科医生、制定了治疗方案:包括:静脉注射Remdesivir 「人民的希望」、两种抗菌素、激素、抗凝剂、利尿剂、PPI、维他命D 和Zinc,最重要的是order了Covid 康复病人的两袋新鲜血浆。用药后情况稍有控制没有明显改善,48 小时候ER 等待仍旧等不到病房、吵吵闹闹的环境加上发烧难熬。我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向一位老朋友心脏科医生求助。走了一次无可奈何的“后门“”。


12月1日上午被转入了病房,12/2 凌晨终于接受了两袋新鲜血浆,此后再无发烧,说明病毒被控制住了。这是一个真正有针对性的治疗方法、距我接触病毒已经两个星期了。


入住的医院是建于10 年前的一家普通社区医院。设备完善病房宽敞,卫浴齐全(可惜无缘应用),一切设施有效舒适。很多医师我都认识、受到了良好的照顾。


护士们是由一群中年女性组成她们是: Amy,CiCi ,Daisy, Debra, Elmore, June, Rebecca, Theresa, Megan, Melody, Maria, Wendy 等等等等、一个个普通名字的背后是一个个家庭、有丈夫有孩子,她们态度和蔼、服务周到、有能力有爱心的,给予了我很多的照顾和支持,她们是天使,我对她们深深地感激。可是医院的PPE 货源显然不是十分充沛、她们随时都会受到病毒的侵袭、亦为她们担心、年轻可能也是她们的另一层保护膜。所有Covid 病人没有家庭探望、一切都在医院内解决。一日三餐营养是有保障的,其它就只能将就着过了不敢挑战自己、不能洗澡、每天只能用湿浴巾纸擦身,护士们会帮忙、好在医院人人戴口罩臭味也是闻不到了。


治疗在一天一天地进行中,不再发烧、生命指症平稳,可是仍旧需要24 小时吸氧4L,氧分压也随着体位而改变,病情进展缓慢。睡觉需要趴着氧分压才能够满足要求,胸前还有5-6 根电线联系心脏观察仪,手臂上有输液管和氧分压探头、无法平静地睡觉,病毒不会轻松的绕过我!


5 天后自我感觉好一点了,白天尽量坐沙发椅上变变体位,打打瞌睡,战斗还在继续。现代医疗的习惯几乎天天要抽血检查,双臂上留下一片针眼,以前查房查别人也是同一个思路处理事情,以后需要多想一想是不是可以降低一点抽血的机会,是不是每一次都那么的非抽不可?


我现在是病人住的病区原来是一个Tele 监护病房现在全部接收Covid病人,36 个房间满座、楼上还有半个病房18 张床也是人满为患、加上ICU 和急诊室等待的Covid 病人,医院快吃不消了。


12月6日、来医院第八天了,从死人身上摸索出的治疗方法也慢慢用尽!包括:冰冻血浆、5 天静脉药Remdesivir 「人民的希望」,5 天阿奇霉素,还有每天抗凝剂注射,PPI 预防消化道出血,zinc 和维他命D,止咳化痰药等等。后人的获救是从好多前面失去的生命中学得,大量的人命和医疗资源让医护人员才找到了比当初更有效的方法,假如当初我们知道得早一点,多一点、治疗方法正确一点,黄泉路上要少多少冤魂?


12月7日、昨天晚上终于可以侧着睡了,氧分压达标。病情是在非常缓慢地好转中,但是、隔墙传来强烈地咳嗽声一夜不断,是那种声嘶力竭,几乎会将从胸腔推出来的声音是痛苦的!病房不是旅馆,走廊天花板的喇叭里日夜都会传出某某病房抢救的呼叫,每一声呼叫都是某人生死拼搏的一瞬间。以前医院值班这样的的声音天天听到、是匆匆忙忙赶了上场等下场,现在睡在病床上的我听到了不一样的声音。生命如此脆弱,生死如此接近,有时就像翻过一张扑克牌。


天天吸氧引起鼻腔口腔干燥,额外的氧气并不令人舒服,这仅仅是救命的东西无享受可言,卧床和静坐导致肠道不蠕动、居然可以4 天不见大号,生病人六脉不张,气血不和,所幸恢复没有停止只是缓慢,第九天我勇敢地将氧气下降至3L,继续观察、每天都做无数次的深呼吸运动,必须帮助自己早日恢复肺功能,我期待着早日回家。

我一向认为医生是一个特殊的职业,除了执行医疗科学还得扮演社会工作者的角色、和病人充分的交流实在重要。传染科医生是一位白人绅士、每天全副武装戴着防毒面罩,走进来检查我的肺并和我说话,他是主角一号,尤其在开始的阶段是非常的重要,肺科是两位中年印度男医生轮流来每天一次,六呎外说话,从来没有听过一次我的肺,当然靠的是胸片,化验单和计算机数据,回答问题似是而非,不太明确;床位医生是一位年轻的阿美尼亚后裔、九天中视频两次登门一次,没有体检,基本是远程服务,也做到有求必应。总之每一位的工作负荷都超重。传染科医生一天要看30-40 位Covid 病人。肺科医生罩着全部ICU 和Covid 床位,小年轻床位医生天天12 个小时连续转30 天无休,我还能对他们提什么要求?他们也是人、如此长时间的工作还如何做到尽善尽美?太难了!

今天下午传染科医生姗姗来迟,告诉我他知道药房有货Regeneron,就是川